无可阻挡的特朗普

2016-02-27

挟南卡的胜利,特朗普飞向内华达,向第三场胜利进军。

内华达是一个人口结构相当典型的州,和美国的人口结构大致相同。所以,无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把内华达州视为在全国范围的可竞选性的风向标。

选前还是新闻不断,最值得一提的是克鲁兹炒了自己一个团队的高级发言人Rich Tyler,因为他在有一次造谣中被抓住了。一向爱造谣的克鲁兹团队这次又说了什么?原来这位发言人在网上放了一段视频,当中卢比奥在酒店大堂巧遇克鲁兹的工作人员和克鲁兹的父亲,其时卢比奥正在看圣经,双方亲切交谈,他对克鲁兹的工作人员说了一句话。在克鲁兹发言人放出的录像中,为这句话打上字幕:“刚找到一本好书,里面没有多少答案”(Got a good book there, not many answers in it. )

卢比奥是个虔诚的基督徒,居然说圣经里面没有答案,岂非亵渎圣经。这还得了?真是匪夷所思。

卢比奥团队不敢怠慢,立即放出同一段视频,这次他们加上了正确的字幕,原来当时卢比奥说的是“所有答案都在这儿。”(All the answers are in there.)。克鲁兹团队原来故意配上错误的字幕,欺负听力不好的同学,真是骯脏的伎俩。

克鲁兹团队造谣成性不是第一次,怪不得特朗普在电视辩论上当面说他“nasty”。克鲁兹一向的辩解都是失误,态度诚恳,下次再犯。但这次的攻击可不是用“失误”就可以糊弄过去的,于是在各方的压力之下,不得不把放出视频的Tyler推出,一炒以谢天下。

克鲁兹和卢比奥的这次争端不是偶然的。在南卡之战结束之后,特朗普行情高涨,余下的人无不为了第二名而战。现在的形势是,每个除特朗普外的候选人都觉得,只要把剩余的对手都挤出去,那么就能获得原先支持这些对手的票,从而能超过特朗普。

事实上,我们看到,这也是共和党初选至今的一般规律。特朗普似乎“超然”于众人,其他人互相攻奸,他们之间互相攻击的资源和次数,大大高于她们用来攻击特朗普的次数。比如卢比奥,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对特朗普发动什么象样的攻击。特朗普却主导了竞选,而且很有策略地进行各个击破。比如原先火力猛攻布什,布什在人气无法上升之下,又开始主力攻击立场和他“相近”的克鲁兹。

这种奇怪的战事都是基于错误的判断。比如我上一篇文章就分析到,布什一开始就犯下了错误,以为特朗普“玩玩下”,不把他的竞选当作一回事,甚至不去反击特朗普的攻击,到醒觉的时候,已经是太迟了。这个问题出现在所有其他参选人身上。

现在没有人认为特朗普是“玩玩下”,但却陷入另外一种迷思。认为特朗普的支持率有一个天花板(hard ceiling),最多到百分之三十几。这样把其他人排挤走了,不是自然而然地能获得超过他的票数了吗?

内华达的选举再一次打破这种迷思。选举在周二,直到当地时间9点才全部结束。我打开twitter看各路直播,网民纷纷把自己选区(precinct)的统计纸拍下来放上网,每张统计纸都是特朗普领先。开票不到30分钟,各大媒体已经宣告特朗普胜选,而且是大胜。

我们看看特朗普是如何大胜?

他最后得票比例45.9%,打破了前两天专家才提出的天花板理论。他的得票比卢比奥(23.9%)和克鲁兹(21.4%)加起来还要多。得到的代表票也是最高的(14票,以下依次卢比奥7票,克鲁兹6票,卡尔森和卡西奇各1票)。

除了在17-29岁这个年龄段稍微落后于卢比奥外,他在每一个年龄段得票都是最多的,而且优势极为明显(40%-50%之间)。在性别统计中,无论男女人群中的支持度都是45%左右。

令人吃惊的是,尽管特朗普一再宣称强硬的反非法移民的政策,但他在拉美裔选民中的支持率还是最高的(45%)。连克鲁兹和卢比奥这两个正宗的拉美裔也比不上他。(对这个调查,我解释是:1)挤公交车效应;2)合法“逃离”墨西哥的移民不愿看到美国变成第二个墨西哥;3)支持特赦的人都跑到民主党一边去了,参与共和党的拉美人都是不支持特赦的。)

卢比奥原本希望能吸纳布什退选后的票数。但事实证明,原先支持布什的人群,并不一定会支持卢比奥。他们最多的第二选择居然也是特朗普。

其实特朗普最大的威力还是把以前不投票的选民拉出来投票。在美国初选,投票率一向是很低的。2012年内华达初选中投票率只有7%。可想而知,以前不投票的选民的潜力有多大。只要能把支持自己的选民多拉出几个百分点,就可以得到关键的胜利了。内华达当晚出席投票的选民高达7.5万人,是2012年的一倍。特朗普所得的票数,约等于2012年所有参选人票数的总和。

内华达投票率是历史新高,虽然比民主党的投票人数略少(约8万人),但民主党投票时在周六,而共和党在周二,不具备可比性,而且民主党投票率仅即2008年的三分之二。共和党在内华达投票率高涨不是个案,在南卡的投票率已经创造历史(70万人投票)。这么高涨的投票率,最大的贡献就是特朗普,获益最大的也是他。

内华达的选票虽然不多,但重要的不是这几张选票,而是它带来的势头(momentum)。经过内华达一役,特朗普的势头极度高涨,在下星期的超级星期二各州,特朗普除了在克鲁兹的老巢德克萨斯州之外,全面领先,而且领先幅度都在10个百分点以上。即便在德克萨斯州,也有最新的调查结果显示,特朗普已经追平了克鲁兹,另一份统计显示特朗普仅差克鲁兹一个百分点。照这个势头,还有几天的冲刺中,特朗普在德克萨斯超过克鲁兹也不是梦。由于超级星期二选举州分太多,候选人不可能把精力分配于所有的州分,因此,这种全国性的势头更加不可逆转。超级星期二中特朗普的大胜不可避免。

在美国现代选举历史上,没有一个赢了头四场选举中三场的候选人最后没能赢得初选。其实,这次的选举制度多少暂时挽救了其他候选人。在2008年的时候,共和党有很多州实行胜者全赢制度,特别是超级星期二中的州。当年麦凯恩就是在超级星期二中就已经得到了超过出线所需票数的6成,一举奠定了胜利。

但是这个制度在2012年改了。最主要的原因是,2008年麦凯恩赢得初选太容易和太早(2月5日),而民主党奥巴马和希拉里的竞争一直维持到6月份。在这几个月间,大家都看奥巴马和希拉里,为民主党挣足了人气。麦凯恩倒像无所事事。有人认为共和党最后输给了民主党,就是因为初选结束得太早。

于是2012年,RNC作出了两个重要的决定。第一,推迟选举时间。大家也能注意到,今年初选比2008年足足推迟1个月。2008年的超级星期二在2月5日,今年在3月1日。第二,共和党要求大部分州取消胜者全赢制度,改用比例代表制,或者某种形式的混合制度,其效果也更接近比例代表制。这样的效果是即便候选人在一个州获胜,也难以在代表票上大幅度拉开和其他候选人的距离。

这两个决定的主要目的就是要避免候选人在超级星期二之后就已经可以过快确定,让超级星期二之后的选举流于形式,并让初选和大选之间的间隔变短。

但是有几个州却碍眼地坚持胜者全赢规则,其中包括佛罗里达(99票)——布什和卢比奥的根据地、和俄亥俄(66票)——卡西奇的根据地。这两个州在3月15日投票,成为卢比奥是否能翻生的一线生机,也为卡西奇待价而沽保留了本钱。

但数学归数学,政治归政治,如果特朗普在超级星期二中大胜,这种气势可不是单单两个胜者全赢的州所能抵挡的。

现在,对特朗普利好的因素越来越多。RNC昨天宣布会尊重人民的选择,这意味着RNC不会再党大会上玩数字把戏(另文讨论)。而来自建制派的支持也开始出现。之前支持特朗普的政治人物只有前副总统候选人萨拉佩琳,但她早已没有公职。星期三,加州众议员Hunter宣布支持特朗普。这是第一位现任的议员对特朗普的支持。随后,纽约州的众议员Collins也表态支持特朗普。这些虽然不是什么举足轻重的大人物,但这种来自建制的支持,意味着支持特朗普不再是政坛的禁忌,政客不再羞于支持特朗普。这是一个明显的信号。报纸和媒体上认为特朗普“不可避免”成为候选人的呼声也爆发性地增多,同时也越来越多分析认为特朗普在大选中也不是没有胜机。

原先围绕在布什周围的金主,本来有意成立反特朗普阵线,以PAC的方式攻击特朗普。但仔细衡量之下,却继续犹豫不决。支持反特朗普统一阵线最卖力的科赫兄弟(Charles and David Koch)经过认真研究,决定打退堂鼓。原因是:第一,这种攻击不一定有效,特别是现在距离超级星期二太近,难以阻挡势头。第二,这种来自共和党建制派金主的攻击,反而会增加特朗普不受金主影响的反建制形象,变相帮特朗普助选。第三,这种攻击可能会引来特朗普的反攻击,对这些大金主本身造成伤害,比如拥有芝加哥小熊棒球俱乐部的Rickets家族是最早反特朗普的财团之一,用了数百万美元反特朗普。最近就受到特朗普亲自发推特的警告“听说Rickets家族最近在秘密花钱攻击我。他们可要小心了,他们自己隐瞒了很多东西!”而另一个反特朗普的PAC(Make America Awesome super PAC)积极筹款对抗特朗普,却仅筹到区区10000美元,原因是很多原先有意捐款的金主害怕面临特朗普的法律诉讼威胁。对着这个充满战斗格的特朗普,现在又是“民粹”的宠儿,布什的金主也要担心自己的安危。

特朗普在“民粹”的面纱之下,其实远不是一个莽夫。星期三,他谈及自己可能挑选的副总统搭档的时候,就强调副总统会是一个政治圈内人(insider)。这一方面在传媒中加强“非我莫属”的印象,但也证明了特朗普也正在尽努力地招揽建制派的人。这种表态甚至有对目前还在选举中的卢比奥或卡西奇招降的意味。而特朗普的朋友圈中,也不乏政治圈内人非正式地为他出谋划策,比如前纽约市长朱利亚尼(Rudy Giuliani)就是其中的一个。

说实在,现在留在选举中的其他几个人都问题严重。卡尔森坚持不退出,似乎是为了专门挖克鲁兹的墙脚,一报克鲁兹造谣之仇。卡西奇没有什么胜算,在内华达宣传投入为“0”,但坚持竞选到3月15日,可以期盼俄亥俄的胜利为他带来副总统的提名,或者在内阁中谋求职位的承诺。克鲁兹是典型的下坡路,特别是内华达再一次输给卢比奥之后。他很多立场和特朗普相近但更偏激,很难再拓展票源。

卢比奥被建制派视为阻止特朗普的最后的选择。布什退选后,卢比奥开始大力招揽布什的金主和政治资源。但这样的政治好处和财政好处并不能给他带来选票上的好处。选民中高达71%是激烈反对建制派的,有建制派金主支持,向建制派靠拢,自然也会被视为建制派的一员。

而且这个小白脸(美媒称他为Baby face)明显是经验太浅,被讽刺为背书机器,甚至缺乏和当年奥巴马一样的“Vision”。听他演讲很流畅,但说完之后,真的属于自己的东西几乎没有。前两天,他在和Fox主播奥莱利的对话中的表现就充分说明这点。

奥莱利问他将如何处理非法移民问题,是否认为应该把他们遣返。他支支吾吾,说现在最要紧的是先保证边界安全,再听取人民的呼声,让人民决定。久经沙场的奥莱利当然不满意,打断他说,我知道这些事具体怎么做要考虑政治,但我想听听你自己的想法,你的Vision。结果卢比奥还是重复以上的话。奥莱利更不满意了:马可,这么说吧,现在纽约就有这么一个案例,你认为在案件中的非法移民是不是应该要被遣返。这下把1200万人减少到1人的个案,卢比奥总应该面对问题了吧?谁知道他又说出了和前面几乎一样的话。奥莱利实在没有办法了,只能结束问题。

现在,阻止特朗普的大旗还是落在自由派的媒体上,今天(2/25)华盛顿邮报和波士顿环球都发表了呼吁共和党人团结起来番特朗普的文章。但这些左媒的呼吁大概最后还是落得一个帮特朗普拉票的后果。转头一看特朗普在麻省的民调,已经蹿高到50%了。

如果超级星期二特朗普延续这个大势,梦想中的希拉里 vs 特朗普的大场面就会如万民期待那样出现了。

From:http://weibo.com/u/1261360067?from=myfollow_all&is_all=1



思想果(www.sixiangguo.net)本文链接: http://www.sixiangguo.net/archives/280.html转载请注明网址。

评论已关闭.